技術谘詢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技術谘詢 > 休閑生活

冬日遊南山

來源: 行政-總編 發布:2015年05月19日 查看:
 

盡管寒風料峭,溫度驟降,我還是選擇了冬遊西寧南山公園。

人的身上,總是存有一些惰性的,而且,越是寬恕,越是放任,懶就像貪婪的蛀蟲一樣突破壁壘,趁其而入,占領了身心的製高點。統領了精神的懶,綁架於傀儡的頭腦,什麽事都不想做,任其臃散而去,沒有了主心骨的思想好似吸了大煙,神情晃忽,意誌消沉,好可怕的內部大敵!

一個月前,習慣了每周六跟群徒遊,寄情於山水,懷夢於自然。隨著天氣轉冷,秋黃凋零,寒霜迎冬,徒步行動也在棉衣中被封存,正式宣告進入“冬眠期”,而已漸漸適應了戶外野練習慣的我,幾周不見野草野蒿,多少有些許不盡快。這就是必遊南山公園的斷因,刮風下雪,也要赴之而去,家裏悶不下一顆戶外礪磨後的達觀、毅健之心。治懶,隻有走出戶外,才能擁有活力的身姿。

10年沒邁步登南山公園了。10年後,南山公園多了一條健身徒登之路,路是用切鑿的石條鋪就,規規正正,平平展展,和盤旋而上的山坡公路曲直交叉。路麵較寬,每20個石條陡階,交替一個平整的石階路麵,依此布法,直至山頂,與最先修建的南山徑道形成環接。現公園麵積擴大了約2倍,增設了遊樂場、健身廣場、茶園,以及觀景長廊和微縮景觀。如今的南山公園,路網如蛛跡,鬆樹傲寒雪。景帶沿城線,高眺樓林街。

午後,寒陽普照,在山頂卻感受不到一絲暖意,偶爾,還被冷颼颼的寒風侵襲,冷,已經左右不了我了解南山的障礙。我有意避開山路,穿一片樹林,踏著還存有殘雪的荒草地,往山的最邊沿,離城市最近的山崖緩近,這樣,在最陡的崖界處,真正領略隻有南山這樣的特殊高台才能震撼到的自然神采。佇立山崖,冷風刺麵,反倒更讓我神清意爽,宏闊的城市畫卷在詩意的視野中舒展開來,林立的高樓骨架出一座高聳的古城,清清的南川河傍依南山,穿流而過,飛架其上的昆侖橋架起城市的流動的血脈,馳過的汽車,演繹著生生不息的生命律動。我用相機隨意捕捉這輝煌的篇章,也用它記錄這橫亙於城市高地的變遷的見證者——南山公園的一草一木,殘雪冬木。

冬日的南山,人少了,車少了,蕭條的景致似乎讓它失去了春的生機,夏的燦爛,秋的火紅。而對於我來說,走進它的腹地,靜聽它佛麵的呼嘯,南山蛻變得更為成熟,不為凜冽的寒風所屈委,不為皚皚的冬雪所折壓,它在淬煉,在磨煉,在鑄煉,為的是能在這嚴寒的季節,成熟一個高台的擔當和永恒的燦然,這才是南山公園冬日不甘寂寞的價值所在。

 

(作者:自然色

上一篇:常掃常新,思想如春

下一篇:父親